夜读九江 |(论语)钟、谭“简远”相赠

2020-11-21 20:50:00   长江周刊
浏览量 1683

钟、谭“简远”相赠

■ 何诚斌

钟惺的名字取得好,钟情者,与人相处惺惺相惜也。钟惺是明代文学流派竟陵派的代表人物,他在写作上讲究“性灵”的表达,在生活中注重“性情”不受交往的影响。他发现,文人之间关系处得好的没几个,多半始于以文会友,终于因妒成仇。

文人多自命不凡,彼此轻视比尊重容易,嫉妒比欣赏容易,毁人比诲人容易。如何不被人嫉妒呢?钟惺观察到,有种人“泛爱容众”,一个都不想得罪;有种人“居厚而免于忌”,为人厚道,有求必应,从不回避各种应酬。他知道自己做不到这样,并且这样做也不符合自己的性情,于是他选择一种“简交远俗”的生活方式。他自表心志:“昂隐诘屈自为树,傍有长松义不附。”

竟陵派另一位代表人物谭元春不赞同钟惺的生活方式,喊他出来玩他不愿玩,邀他去雅集他也不去,这让谭元春心里很不痛快。谭元春写了一首诗:“清朝水火偶惊邻,仕途波涛益怆神。几度规君君亦悔,简交常有误交人。”钟惺压根儿不后悔,他反过来以“简远”二字赠勉谭元春,希望他远离世俗,不可因泛交而影响内心的追求,写作者要保全人格的独立。

钟惺不是绝对地封闭自己,否则他会陷入另一种有违性情、影响性灵的人生境况,他还是有朋友的,结伴旅游、采风,一起谈诗论文,并且自己的文学主张得到了不少人的响应。简交,不是不交;远俗,不是离俗。钟惺在《与金陵友人》中称:“谭郎友夏,楚之才子也。比于不佞十倍,而风流倍之。”钟惺与谭元春交往了21年,直到去世。当时的文坛赞誉钟、谭:“此二子真朋友也。”

谭元春的性情偏向风流,文学创作主张“性灵”则与钟惺相同。钟惺说:“余性不以名取人,其看古人亦然。每于古今诗文,喜拈其不著名而最少者,常有一种别趣奇理,不堕作家气。岂唯诗文?书画家亦然。”谭元春说:“法不前定,以笔所至为法”,“词不准古,以情所迫为词”“吾辈论诗,止有同志,原无同调。”

谭元春很聪明,可科考不顺,考了几十年才中举,而他的弟弟早于他中了进士,就更别提那些平时交往的朋友了,他们当中不少人先后成为进士。在“官本位”社会,一个人的文学成就,怎抵得过身份标签的现实价值?体制内的文人,有优越感、荣誉感,权力的作用,使其三流的诗词文章也“光焰万丈”;爱吹捧的流辈会同情一个屡试不中的失意书生吗?谭元春是听到了冷嘲热讽,还是感觉到自己的处世方式的确存在问题?他用钟惺赠送的“简远”二字做了堂名,还编了诗集《简远堂近诗》。

钟惺得知谭元春采用“简远”二字自励后非常高兴,写了篇《简远堂近诗序》。序中的一些观点,后来成为“诗话”经典。他既是对“简远”的诠释,更是对“简远”精神的张扬。钟惺认为:“诗,清物也。”“真诗者,精神所为也。察其幽情单绪,孤行静寄于喧杂之中;而乃以虚怀定力,独往冥游于寥廓之外。”如果诗人“夫日取不欲闻之语,不欲见之事,不欲与之人,而以孤衷峭性,勉强应酬,使吾耳目形骸为之用,而欲其性情渊夷,神明恬寂,作比兴风雅之言,其趣不已远乎?”诗人若是混迹这个圈子、那个圈子,一会儿彼此吹捧,一会儿互相抨击,灵魂还干净得了吗?尤其要不得的是趋炎附势,为了迎合谁,背后诋毁对方的对手;为了证明自己忠于此门户,违心地随众谩骂彼门户。如此这般,倒不如“索居自全,挫名用晦,虚心直躬,可以适己,可以行世,可以垂文,何必浮沉周旋,而后无失哉!”

钟惺最怕招朋友的嫉妒,万历四十四年(1616),他游泰山后写了一篇长文《岱记》,写景、状物、抒情、议论集于一体,写法颇具特色。他写好后,感觉很满意,便传给几个惺惺相惜的朋友看。他在《与谭友夏》的信中说:“始读兄《南岳草》,不无畏退。而《岱记》成,觉老子犹不甚惫。然此事吾两人自可交相庆,不必相妒也。”钟惺先夸奖谭元春的游记散文《南岳草》(《游南岳记》)写得好,然后才讲自己的《岱记》如何出色,喜不自胜之余还担心搅动了朋友的妒心,嘱咐不必相妒,强调对方也有佳作。钟惺过于害怕朋友的嫉妒,未免做人太累了!

谭元春对《岱记》的评价:“《岱记》佳作矣,然山记只在升降伸缩,固有以意应,以气应,以消息应,而不必以字句应者,此不可不参也。”(《奏记蔡清宪公》)并不全是赞美之词,还有出自个人审美倾向的评判——这跟妒忌无关。可见其真性灵,真精神!谭元春晚年自名为“老荡子”,不再“简远”,积极加入复社,被列为“复社四十八友”之一,而他的内心却因长期考不上进士而压抑,他在钟惺去世13年后的一次入京会试时,病死在旅店中。


周刊邮箱:jjrbcjzk@163.com

主编热线:13507060696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王嘉琪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