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九江 丨(讲述)守护知青农场的人

2020-10-17 22:28:09   长江周刊
浏览量 2125

守护知青农场的人

■ 王建军

    这是个恬静得令人心疼的地方,每次我到来,只要望到“知青农场”四个红色大字就不禁肃然起敬。但它只是一栋青砖灰瓦的两层旧式公房,和一栋前有雨篷的曲尺拐连接,既作文化室又作迎宾餐厅的大屋子,屋后虽有翠绿掩映,屋前也有碧水灵动,虽说不是游览胜地,倒也算得上乡间桃源。

  可就是这么个地方,张守诚夫妇竟一守便是二十年!

  众所周知,知青农场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产物。而都昌知青农场,其色彩斑斓的前世今生,则与张守诚父子有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张守诚的父亲作为四野方面军南下干部,回到都昌工作。1950年,他在此创建了劳改农场,用于关押和改造犯人。1956和1957年,分批将犯人移至珠湖及新建县等大型劳改农场后,方才关闭。是年,毛主席号召全民垦荒,坚决向荒山僻地要粮。此地因靠新妙湖即古传中的北庙湖,是个粮产区,于是来了很多人,便易弦改辙为新妙垦殖场。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成立了汪墩人民公社,“上山下乡”之风劲吹,这里是知识青年铸炼红心的熔炉,一个名为“春收畈”的知青点。

  那时只有十几岁的张守诚也是下放知青,就在离此千米、隔水相望的对面吴村。他眷恋父亲的风采,经常到此串门。落实政策后,他被安排到都昌县汽车修配厂工作。后来企业破产,张守诚又下岗了。

  张守诚生于1960年,那栗色的皮肤,爬有鱼尾纹的清瘦脸上,已经烙上了岁月之印。我知道过去的知青点基本废除,似这保存完好的知青点实属稀有。2000年10月的一天,是张守诚痛下决心的日子。他是本地人,离此不远。那天,他路经此地,见昔日之所杂草丛生,屋子破败,行将就木,便不由停下电动车,想起了父亲当年雄姿,自己也有过知青人生,曾在这里留有足迹,顿时秋凉心更凉,难过得几欲落泪,深觉有保护的责任。他仿佛看见父亲的威严目光,从寒天高空中投下怨怼,使他回到家就和爱人说起了想接管屋子。随后,他不顾家人们反对,毅然和乡政府签订了合同。2001年他在注册了“都昌知青农场”,注册此名是意以“知青”代表此知青点,“农场”隐指父亲曾经创办的劳改农场。

  从此张守诚将家搬到了这里,和爱人吃住在农场。接手的次年,他就花费11余万元,对屋进行了整修。有一年刮龙卷风,主屋的西边被掀去了一大角,因他实在无能为力,只好干脆将墙削矮了一截,成了今日边高边低、疑似两屋的假象。他从汽车修配厂出来后一直无业,只有在农场田地劳作,挣点微薄收入。从2001年开始,二十年来屋子的大修小修不计其数,张守诚先后投资了80多万元,包括夫妻的社保和儿女的赞助,都是填进了这个无底洞。每当有人问及,他总温和一笑,至多叹口气,说可惜没钱,否则会打造得更好。

  主屋宛如一位经历风霜的老人,满眼都是厚重老气。人字梁下裸露的风火墙,包括楼梯铺就的简木板,那一间间晦暗宿舍,就像豆腐块般分布在楼上楼下的走廊两侧。角落堆放了过去的农机、农具等旧物,一些光亮显眼的地方,贴有那个年代风靡的图片,让人如临旧境。有的房里还摆有已被历史尘封的红色读物,这些都似争相诉说当年下放知青的艰苦岁月,定格曾经的流云。

  而在与主屋似连非连的曲尺拐屋内,知青文化气息更显浓郁。大厅一端的几张圆桌,无疑是仿照过去的知青食堂,现在用来待客吃饭。在四壁洁白的墙上,挂满了历史图片和新旧字画,墙下摆满了书架,陈列着近千册难得一见的小人书,。我想若有故人来访,定会找到昔日的青春倩影以及日间劳作,晚上给农民上课的难忘旅迹。大厅的西南角,是供喜欢书法的先生们泼墨挥毫之处。那宽敞的厅中间,是两排能开能合的棕色桌椅,游客们可在此凭吊过往,或惬意地歇息中看连环画,或采风座谈中进行文化交流。我不禁再次向张守诚投去钦佩的目光,心想他办这农场,何只是怀念父亲和知青岁月,分明是有着炽热的文化情怀。

  张守诚常常提到知青精神。是的,若不考虑所处文革的尴尬背景和有点偏颇的运动方式,那么其本身,我想应是励志后代教育的。一棵春苗既要阳光雨露,也要经历风雨考验才能茁壮。纵观现在的孩子,之所以普遍娇惯脆弱,就是因为多半成了父母温室里的花朵,没有吃过苦,不懂得生活的艰辛和来之不易。知青农场涵盖的是一种精神,这精神不能丢掉。

  在我用了柴火灶烧的中饭后,张守诚将我领到了一间客房,让我休息。可我哪里睡得着,看着房内全是当年知青宿舍的布置,简易的架子床,铺着红被单,一套旧竹沙发,贴着雷锋像……心想年少时没当过知青,今日却无意做了一回知青人。又想张守诚真乃人如其名,这里并非发财地,相反还要挖空心思,于无望中无怨无悔地投入,他完全是从怀旧情结,出于对文化的敬畏,敢问能坚持这“守诚”痴心不改,世间几人可以做到?

  有句老话叫物是人非,不知对知青农场是否靠谱。张守诚已年过花甲,再过二、三十年,想奔耄耋还得身体好。届时若无人传承,怕是张守诚一去就农场也去了,因此只有众皆重视,方解此题。

  中国人还讲究缘分。这里已凝聚了张守诚两代人心血,有了父子与农场的缘分故事,农场在沧桑中偷生,张守诚走的也是一条沧桑路。但他现在开始老了,急需寻找第三位有缘人。新的缘人不但要继续保护好农场,让人们永远记住那段艰苦历史,还要了却他想在屋前建农耕文化活动中心的夙愿,将此打造为都昌旅游名片,成为青少年教育基地,圆就他弘扬知青精神的梦想。只是这新的缘人在哪里?能否遇到?张守诚每日仰望远天,呼唤着社会有心及有识之士,辗转难眠,望眼欲穿。

  我只有为他祝福,默默祈祷。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魏菲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