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前三季度信贷增加16.26万亿元,企业获得的长期资金创2018年以来新高

2020-10-15 14:51:23   
浏览量 3127

“前三季度,企业获得的长期资金较多,能较好地稳定企业的信心。”10月14日,在2020年前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发布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调统司司长阮健弘在回答经济日报记者提问时表示,对于企业来说,中长期贷款十分有利于其恢复和进一步增长。

数据显示,从今年3月开始,企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增速加快,9月末,增速达到14.8%,这是2018年以来的最高点。前三季度对实体经济的中长期贷款达到11.85万亿元,占各项贷款增量的72.9%。

其中,大家较为关心的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和小微企业均获得了更大力度的金融支持。如9月末,批发和零售业的中长期贷款余额增速比3月末高2.8个百分点;文化体育和娱乐行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7.3%,比3月末高3.2个百分点。再来看小微企业。今年前三季度,小微企业融资新增3万亿元,同比多增了1.2万亿元。有3128万户小微经营主体获得金融支持,同比增长21.8%。不仅获得支持的小微企业多了,资金成本也降了——9月新发放的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是4.92%,较2019年12月下降了0.96个百分点。

“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明显高于上年,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显著降低,有力支持了实体经济。”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

数据显示,前三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29.62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9.01万亿元;前三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16.26万亿元,同比多增2.63万亿元;9月末,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10.9%,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5个和2.5个百分点。

今年,金融系统还肩负着为实体经济减负1.5万亿元的的任务。孙国峰介绍,前8月,金融系统为实体经济减负已超过1万亿元,其中通过降低企业贷款利率已减负约5260亿元,企业融资成本明显下降。同时,中小微企业延期还本付息和普惠小微信用贷款两项直达工具抓紧推进,约为实体经济减负2000亿元。接下来,银行业会继续通过减免服务费用、支持企业进行重组和债转股等方式为实体经济减负。所有已经采取的各项政策效果持续体现,可以实现全年减负1.5万亿元的既定目标。

站在季度末的节点,接下来货币政策的走向也是各方关注的焦点。对此,孙国峰表示,总的来看,银行体系流动性保持在合理充裕水平,短、中、长期流动性供给需求均较为均衡。利率水平与当前的经济基本面总体匹配。下一阶段,将继续灵活运用中期借贷便利、公开市场操作、再贷款再贴现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满足经营机构合理的短期、中期、长期的流动性需求,既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促进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也不搞大水漫灌,为做好“六稳”“六保”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适宜的流动性环境。

另一备受关注问题是宏观杠杆率。受疫情影响,今年我国宏观杠杆率出现阶段性上升。对此,阮建弘表示,今年我们碰到了特殊情况,应该说,前期的工作对我们今年实体经济增加新增债务创造了条件和空间。

2017年以来,稳杠杆政策取得了明显成效,宏观杠杆率过快上升的势头得到了遏制,存量债务风险也得到了有效和有序的释放。预计2017年到2020年,年均宏观杠杆率增幅是8.1个百分点。相较之下,2008年到2016年宏观杠杆率的年均增幅是11.4个百分点,8.1个百分点还是明显低于11.4个百分点的增幅。

“应该允许宏观杠杆率阶段性上升。”阮建弘表示,我们当前面临的是特殊情况,宏观杠杆率的回升是宏观政策支持疫情防控和国民经济恢复的体现,宏观杠杆率阶段性上升能够扩大对实体经济的信用支持。这一政策现在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向实体经济传导的效率也已明显提升。其突出的体现就是国民经济稳步恢复。二季度我国GDP已经实现了正增长,预计三季度GDP增速会进一步的提升,这也为未来更好地保持合理的宏观杠杆率水平创造了条件。

新闻深一度

央行货政司司长孙国峰谈人民币汇率——

升值幅度温和 在市场供求推动下有所升值是正常的

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升,10月14日,在2020年前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发布会上,央行货政司司长孙国峰在谈到人民币汇率近期走势时表示,总体看,这个升值幅度是比较温和的。

数据显示,10月12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收盘价与2019年末相比升值了3.3%,与2019年的平均值相比升值了2.5%,升值幅度低于欧元等其他国际主要货币。

孙国峰表示,人民币汇率小幅升值是我国经济基本面向好的反映。我国率先控制住了疫情,经济社会恢复发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年我国将是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当前出口形势良好,包括各国央行在内的境外长期资金有序流入人民币资产,人民币汇率在市场供求推动下有所升值是正常的,是在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下,市场供求对汇率形成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应有之意。

孙国峰认为,我国实行正常货币政策,中国的利率水平和经济基本面是一致的。发达经济体实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所以本外币利差保持在较高水平,这样的利差水平主要是由于发达经济体实行零利率或负利率造成的,是市场运行的结果。

“从汇率的影响来看,汇率波动对经济主体的一方有利,对另一方有弊,因此汇率还是要由市场供求来决定,来发挥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功能。”孙国峰表示,当然也要防止过度的加杠杆行为和过度的正反馈行为。

近期,央行调整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下调为0。

对此,孙国峰表示,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是宏观审慎的政策工具。2018年8月,外汇市场出现一些“羊群效应”,为了防范金融风险,人民银行当时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上调至20%。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双向浮动,弹性增强,市场预期平稳,跨境资金流动有序,外汇市场运行保持稳定,市场供求平衡,人民银行决定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下调为0。下一步,人民银行将继续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稳定市场预期,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来源:经济日报)



责任编辑:张漾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