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观察 | 为什么今年长江九江站涨水快退水慢?

2020-07-31 14:43:28   掌中九江
浏览量 24201

九江市水文局监测显示,7月18日18时,长江九江站水位22.17米,超警戒水位2.17米;7月30日8时,长江九江站水位21.72米,超警戒水位1.72米。12天时间,长江九江站水位只下降了0.45米。而从7月6日至7月12日,短短6天时间,长江九江站水位上涨了2.81米。为什么涨水这么快,退水却这么慢?


连续暴雨 汛情多变 水位猛涨


九江历来入汛早、汛期长,但今年前期长江、鄱阳湖水位比往年都低,5月份较常年同期低3~5米。从6月中旬起,江河水位迅速暴涨,特别是进入7月以来,每天都以30~50厘米的幅度上涨,7月4日~6日,修河、鄱阳湖、长江九江站水位陆续超警戒。长江九江站水位7月12日14时达到22.81米,距历史实测最高水位23.03米(1998米8月2日)仅0.22米,列历史第二位。

为什么水位上涨这么快?市防办工作人员况文建介绍,今年主要雨带在长江中游南北摆动,7月1日~12日,全市平均降水360.3毫米,比常年同期偏多3.8倍,导致山塘水库、中小河流、城市内湖全面超警。短期内降雨时间之长、强度之大、范围之广历史罕见。

根据往年经验和规律,九江防汛工作一般分为三个阶段:前期3月和4月主要防山洪地质灾害,中期5月和6月主要防鄱阳湖洪水,后期7月和8月主要防鄱阳湖、长江双重洪水。况文建表示,今年的情况十分特殊,前中后三期叠加,多种形态同时出现,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因此长江九江站出现高水位超警戒洪水。这也导致我市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所有县区全面受灾,全面告急。

上游来水 下游顶托 高位缓退


长江九江站自7月12日达到22.81米后,便开始高位波动缓退。从7月12日至7月18日,6天时间,水位下降0.64米。而从7月18日起至7月30日,12天时间,水位只下降了0.45米。

为什么水位下降这么慢?况文建接着介绍,退水前6天,水位平均每天下降10厘米,属于正常退水速度。但近12天,长江九江站一直处于高位波动状态,退水速度极慢。究其原因有3点,即:上游来水增加、下游顶托明显、本地降雨持续。

用一组数据便能清晰看出上游来水增加情况:长江上游支流岷江、嘉陵江流域大面积连续大到暴雨,三峡入库流量快速上涨,于7月17日10时、7月26日14时,入库流量达50000立方米每秒,长江2020年第2号和第3号洪水接连在上游形成,最大入库流量达61000立方米每秒。受入库流量快速上涨影响,三峡逐步加大出库流量。从7月17日日均29000立方米每秒逐步加大到35000立方米每秒,最大出库流量46000立方米每秒。同时,7月中旬,洞庭湖水系四水流域连续降雨。7月17日14时,洞庭湖水位出现波动复涨,水位从33.93米上涨到7月28日34.74米。出湖流量从18000立方米每秒上涨到25300立方米每秒。加之江汉平原持续降雨,汉水、长江汉口段水位居高不退,长江干流流量持续走高,7月21日以来一直维持在57000立方米每秒的高位,最高达到70000立方米每秒。

上游来水增加的同时,下游顶托压力明显。长江安庆站、长江大通站,水位持续超警,超警幅度1.1米~1.4米;长江南京站超历史最高水位,7月21日11时,水位达到10.75米;淮河、巢湖、太湖流域发生超历史洪水,7月20日9时,淮河上中游干流踅子集至淮南河段超警戒水位0.39~4.78米,王家坝至临淮岗河段超保证水位0.04~2.28米。

从7月17日至30日,我市本地降雨持续,全市平均降雨量115.91毫米,较常年同期(65.8毫米)偏多7.6成。况文建表示,三重因素叠加,导致今年长江九江站水位长时间高位波动,退水极慢。

据水文部门分析,长江九江站预计8月中旬退至警戒线以下,这意味着长江九江站水位仍将长时间处于高位。这对长江九江段堤防是不小的考验,因此,市防指要求各地在退水阶段,防御标准不能降低,防汛力量不能削弱,要持续加强巡堤查险工作,落实堤防巡查责任制,切实做好退水期防汛各项工作。

(九江报业融媒记者 程静)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吴雪倩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