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九江 | 焕然风华看今昔

2018-12-06 22:00:00   浔阳晚报
浏览量 12108

曾几何时,家里的衣箱,一个是母亲结婚带来的桐木箱子,另一个是父亲转业时的皮箱子,后来随着我们这些孩子的到来,东西增多了,父亲找来板材自己动手打做了个木箱子,用来装放衣物。那时代,衣服的功能无非“一来文明需要的遮体物,二来御寒保暖所需”,在那个什么都凭证供应、物质匮乏年代,吃饱穿暖尚且都困难,衣物的装饰美化诸功能,大抵被省略了,即便有心在这方面,也因会有“封资修”、“资产阶级思想”大帽子的打压,不敢“妄为”张扬。

电影《庐山恋》海报

那个时代,评价考验主妇的能力,很重要的是她的“针线活”水平,相亲找对象时,心灵手巧条件往往重于对容貌的考虑,原因是,这缝补是日常重要的家务活,那时候一件衣服,从大人再到孩子,常要经过几个人的穿用,通过不断修改,缝了又缝、补了又补,追求能穿就好,若“针线活”缝补能力差,这过日子可就难了。记得那时家里有个木箱,我们称之为母亲的“百宝箱”,里面专门盛放着用来缝补的各种碎布片,母亲把它当宝贝似的,从早到晚,母亲只要得闲,就是缝补衣服,我是男孩子,上面是姐姐,母亲会把姐姐穿过的衣服改装给我穿,这让我特闹心。为此还赌气哭闹过,因为穿着出去时,曾被小伙伴们识穿是“女人衣服”被嘲笑过。颇为“丢脸”。难得做了件新衣服,总是做的又宽又长,以备长高长大了,还能继续穿,根本不考虑“合体”美感,这新做的衣服还总舍不得拿出来给穿,大都是在节庆或走亲戚时候。

那时的衣服,大体上“非灰既蓝”色,大街上,男人女人,着装颜色或款式上,也没很大分别,各家各户每个人,难得有几件像样子的衣服,有的今天洗了,还要赶紧晾干,等着第二天能接着穿,要是遇上阴天或下雨,就麻烦了,若是晾晒件好的衣物,还要紧看着,生怕被偷了。很多人家那衣服是兄弟、姐妹或父子“共享”,看谁有需要时候由谁穿。记得刚上初中时,学校搞活动,要求必须是“白衣蓝裤”,我穿的是父亲的白上衣,这又宽又大很不合体大人衣服,穿在瘦小的我身上,显得分外“滑稽”出众,引得同学们指点发笑,让我挺难堪尴尬好没颜面。

物换星移,改革开放,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这衣饰着装打扮的追求兴起,记得是从一部电影《庐山恋》开始,电影中从海外回来的女主人公,银幕里不时变换各种着装,那色彩、那款式与面料,一时间,让人们看呆了,尤其是女同胞们,感到分外新奇羡慕和渴望,它唤醒了人们沉睡淡忘多时对美的向往追求,解决了温饱问题的人们,开始注重起了着装打扮,女同胞们率先一改“灰蓝”色调,学着电影、模仿海外画报中的人物着装形象,穿得“花枝招展、光彩鲜艳”起来,男士们也不甘示弱,学着打领带,穿起了西装,中国人的穿着不再“千篇一律、了无生气”,彻底摒弃告别了“土头灰脸”面貌形象,各家各户也开始兴起了打造大立柜,从两门到五门,应对不断添置的衣物。

改革开放四十年,不仅让中国在国家总体实力、在物质上取得举世瞩目辉煌成就,而且在人们的收入与生活上、在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上,也取得了飞速发展和进步。现今人们的着装,不仅有季节、不同场合及功能需求之分、不仅追求得体、时尚,还讲究个性品味风格。这穿衣打扮,也不局限于性别、哪个年龄段、或者是某些行业职业人员,而是成为每个人生活中的注重点,这老年人也一改传统着装单调古板乏味风格,其时尚风范热爱与追求,一点也不不逊色于年轻人,中国人的衣着格调风范、中国设计、中国品牌服饰,也走了向世界、登上国际舞台,掀起了中国风,中国人的穿衣打扮追求与购买力,成为世界关注热点与潮流。

工作服、运动服、休闲服、居家便服、礼服……分门别类,看着我这琳琅满目的衣柜,让我称心惬意满满的,如今的我完全可以随心尽情地穿扮,每当打开衣柜、打量这些衣物时,不时会回想自己年少时,在穿衣上曾经有过的“难堪”经历,浮现出眼巴巴看他人穿新衣服时那羡慕眼光,由衷感慨、深刻体会到国家日新月异宏伟巨变。现在有谁还去在乎介意女人“针线活”能力,那曾贵为家庭骄傲标志的缝纫机,已从家庭生活中退出,“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居家穿衣过日子规矩写照,早已经走进历史,中国人不仅富裕起来,这形象与精神面貌也发生了深刻变化,这如诗似梦的巨变,不正是一幅具体生动中国梦那绚丽画卷上的亮丽风景吗?(王建华)


责任编辑:吴雪倩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